123kj手机看开奖,168宝典开奖现场直播,六喝彩2019年开奖结果查询,www.880330.com,www.850905.com

您的位置:主页 > 123kj手机看开奖 >

中国首只克隆猫回家了你会花 38 万跟去世的宠物再续前缘吗? 近

发布日期:2019-10-08 09:40   来源:未知   阅读:

  •   在电影《一条狗的使命》里,一条陪伴主人长大的狗,无论死去投胎多少次后,就算变成了不同性别和品种的狗,最终都会回到原来的主人身边。

      可这终究只是一个奇幻故事,不过现实里一些宠物主人已经开始通过克隆技术让去世的宠物重新回到自己身边。

      前几天中国首只克隆猫「大蒜」正式被交到了主人黄雨手中,黄雨养的第一只猫「大蒜」过世后,他决定花 25 万元克隆「大蒜」,来延续这一段他「非常需要的感情」。

      克隆商业化的大门已经打开,如今克隆宠物就像冻卵、整形一样,只要愿意花钱就能办到。

      就像那些关于克隆的科幻电影,当克隆变成一门生意后不可避免地出现一系列伦理问题。而当动物克隆技术日臻成熟后,那个令人忐忑的问题也再次浮出水面:

      在经过 152 次实验,将 40 个克隆胚胎植入 4 只代孕母猫后,2019 年 7 月 21 日,编号 258 的母猫产下了一只英国短毛猫,这是已故宠物猫「大蒜」的克隆体,也是中国第一只完全自主培育的克隆猫。

      但主人黄雨第一次在视频里见到这只新「大蒜」时,并没有久别重逢的感动,反而有点失望,甚至一度「有点儿不想要这只小猫了」,因为他发现这只克隆猫和原来的大蒜长得不太一样。

      已故的「大蒜」在下巴有一块蒜瓣形状的黑色花纹,但这只克隆猫上没有了,脚上的花纹的位置也不同了,而经过第三方结构的鉴定,这两只猫的 DNA 确实是一致的。

      根据生物中科院生物物理所专家的解释,猫控制毛色的基因位于 X 染色体上,母猫的两条 X 染色体通常会分别携带编码不同颜色的基因,在形成受精卵过程中会有一条 X 染色体随机失活,因此克隆猫的毛色很有可能不一样,无法人为控制。

      不只是「大蒜」,2001 年出生的全球首只克隆猫 CC(CopyCat)和本体长得也不怎么像,CC 是一只双色猫,而本体却是一只三花猫。

      除了外形不太可能完全一样,猫的性格也无法克隆。当新「大蒜」回到家后,黄雨发现它的性格跟更加活泼好动,但黄雨不太在乎,将它看作是「大蒜」在不同时间出生的同卵双胞胎。

      据悉克隆猫的原理和克隆羊等动物没有太大差别,都是将克隆猫的体细胞的细胞核,移植到代孕母猫去核的卵细胞里,形成融合克隆胚胎进行激活。

      在对代孕母猫电击或化学休克之后,科学家将 40 个胚胎植入了了 4 只代孕母猫,有 3 只成功怀孕,但其中 2 只流产了,最终只有「大蒜」顺利诞生。

      据介绍,由于克隆动物的成功率要比自然繁殖低,而且科研人员分工较细,人员较多,价格也比较高,克隆一只猫的费用是 25 万。

      像我这样的没养过宠物的人其实无法理解为什么要花 25 万克隆一只猫,但在黄雨看来却十分值得,而且相比国外四五十万的价格中国已经便宜了不少。

      克隆「大蒜」的是一家叫希诺谷的生物科技公司,在「大蒜」之前,希诺谷已经接到了 50 多只克隆狗订单,其中顺利克隆了 40 多只。

      不过克隆狗的价格却比克隆猫的价格要贵不少,希诺谷克隆狗的单价为 38 万元,这是因为克隆狗的难度要比克隆其他动物更大。

      一方面狗一年只有两次发情期,比起很多每隔两三天就发情一次的动物,取卵以及植入克隆胚胎的机会本来就少了很多。

      另一方面大多数动物都是在卵细胞成熟之后才排出卵巢,但狗的卵子尚未成熟就就开始排卵,因此还必须对卵细胞进行体外培养,因此狗也一直被认为是最难被克隆的物种之一。

      基因的排列组合数以亿计,但主人克隆宠物的原因却大抵相同。去年上海一位 85 后单身女性张玥克隆了自己刚刚去世的爱犬「妮妮」,为的也是不跟自己的心爱的宠物分离。

      对于这些把宠物当作家庭成员的主人来说,这意味着可以跟它们开始一段新生活,令人好奇的是,当克隆宠物再次离世,这些主人是否会再次选择克隆呢?

      尽管动物克隆是一项复杂的技术,但我们对克隆一定不陌生。从中学课本上的克隆羊多莉,到好莱坞拍到烂的克隆人题材,克隆似乎并不新鲜。

      然而在 1997 年克隆羊多莉诞生后 20 多年里,克隆一直没有实际对我们的生活产生什么影响。这主要是因为通过体细胞克隆哺乳动物的成功率太低,即便是顺利出生,通常也会早早夭折,或者出现早衰。

      多莉活了不到 7 年,只是绵羊正常寿命的一半,它的死亡就被认为是早衰引发的。如今克隆宠物这样的服务可以推出市场,则是因为这方面的问题逐渐得到解决。

      去年波士顿儿童医院的干细胞生物学家张毅发现了一种能提高克隆效率的「调节因子」,成功将小鼠克隆胚胎发育的成功率从 1% 提高到 10%。

      不过目前动物克隆商业化最成熟的应该是韩国,早在 2005 年韩国秀岩生命研究院就通过体细胞核克隆出世界上第一条克隆狗「史努比」(Snuppy),虽然这是经过上万次尝试得到 1095 个胚胎中唯一顺利存活的一只,但「史努比」10 年的寿命已经和正常犬只一样了。

      「史努比」被认为是「克隆狗的革命性突破」,在《时代》杂志 2005 评选的年度重大发明中,克隆狗「史努比」排在第一位。

      由韩国干细胞研究者黄禹锡创办的秀岩生命工学研究所现在已经成为著名的「克隆工厂」,截至 2015 年就克隆了600 只克隆狗,每只克隆狗收费高达 10 万美元。

      目前全球掌握克隆狗技术的国家只有韩国、美国和中国,而中美的技术主要就是从韩国引进的。2014 年秀岩生命工学研究所和北京大学教授许晓椿的博雅控股集团成立了合作公司「博雅秀岩」,当年 9 月中国首例纯种克隆藏獒的诞生,正式拉开了中国克隆商业化的序幕。

      博雅秀岩官网显示,截至目前该公司已在全球范围内提供了 1400 多只克隆狗,除了克隆还提供犬类的基因储存服务。

      而在美国,克隆宠物的商业服务方兴未艾。好莱坞女星 Barbra Streisand 就通过 ViaGen Pets克隆了两只宠物狗,分别是从她已故的爱犬 Samantha 的口腔和胃里取出的细胞克隆而成,每只克隆狗的费用为 5 万美元。

      比起韩美,中国的希诺谷公司算是后起之秀,不过该公司预计今年的营业额将达到 2000 万元,基本实现盈利,希诺谷副总经理赵建平在采访中表示有人为了克隆宠物甚至不惜贷款。

      据《2018 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显示,目前我国宠物市场规模已达 1708 亿元。比 2012 年增长了近 5 倍,中国已经有近 1 亿只宠物猫狗,宠物克隆有着巨大的市场需求。

      而且这届克隆动物公司的业务范围也不只是宠物,对于先天条件要求较高的工作犬以及濒临灭绝的动物来说,克隆技术也能派上用场。

      今年 8 月 23 日,中国首只克隆警犬「昆勋」在经过 9 个月训练后「昆勋」正式顺利通过考核并正式入警,过去培训一条这样的警犬需要四到五年,克隆技术则大大提高了优良警犬的繁育效率。

      在克隆大国韩国,从 2012 年就开始将克隆犬投入到缉毒工作中,据统计,韩国政府通过克隆具有优秀基因的特殊犬投入各种工作,将为政府节省约 350 亿韩元(约合 2 亿人民币)预算。

      昆明警犬基地项目组研员万九生也表示,计划建立一个可以保存 50 年的「全国功勋警犬体细胞库」,未来 10 年内有望实现批量克隆功勋级昆明犬。

      随着克隆技术的成熟,商业克隆的成本也在不断降低,尽管目前克隆一只宠物狗的价格要 38 万元,但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学副教授钟友刚预测未来会降到 10 万元以内。

      与各国明令禁止的克隆人不同,宠物克隆目前基本不会受到监管,因为各国对于克隆动物都没有明确的规定,然而克隆动物在伦理道德上的争议不可避免。

      有批评者认为宠物克隆是不人道的,对于被克隆的动物来说,可能要面临包括死亡在内众多未知的风险。对于代孕的母体来说,则要多次忍受被取走卵子再植入体内的痛苦。

      科罗拉多大学丹佛分校的生物伦理学家 Jessica Pierce认为,这种做法「就像对一个人生唯一目的就是成为男性繁殖机器的女性所施加的伤害」。

      《纽约时报》对此有个形象的比喻:宠物版的《使女的故事》。《使女的故事》是一部美剧,讲述未来世界由于污染人类不孕的情况极为严重,有生育能力的女性被迫作为统治阶级的生育工具。

      Jessica Pierce 表示,克隆宠物被当作一件物品,一种达到某人目的的手段。这个观点是源于著名哲学家康德的一句话:

      不过这是人与人之间的道德准则,不知道是否也能适用与动物身上。不过如果人类真的把当成亲人而非工具的话,这话大概也没什么问题。

      从克隆羊多莉到克隆猫狗,一直被视为禁忌的克隆人是不是离我们也不远了。在克隆商业化后,许多人开始重新讨论这个问题。

      在电影《逃离克隆岛》里,小岛上被克隆出来的人类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为有钱人提供器官。这大概也是「把他人当成手段」最典型的例子了。

      实际上,即便只考虑技术因素,这种可能性目前还是很小的。根据生物研究专家介绍,克隆人的难度要比起其他动物要大很多:

      因为灵长类动物的卵细胞中的纺锤体蛋白紧贴染色体,而其它哺乳动物的纺锤体蛋白则分散在卵细胞中。在对灵长类动物进行核移植时去掉卵细胞的细胞核时不可避免将纺锤体蛋白也带走,而纺锤体蛋白对细胞分裂是必须的。

      而这只是克隆人在技术上面临的其中一个问题,更别说要面临的伦理问题。虽然克隆人还难以实现,但是克隆人类的近亲——灵长类动却对人类疾病研究有着重要意义。

      2017 年中国科学家成功克隆出两只猕猴「中中」和「华华」,这是世界上首例体细胞克隆猴,被认为是克隆技术发展史上的里程碑。

      这项研究去年 1 月登上了期刊《细胞》(Cell)的封面,《细胞》杂志的主编这样评价道:

      该成果是一项令人兴奋的、意义非凡的工作,是全世界同行科学家花了 20 多年时间才打到的里程碑。它有潜力引发动物研究的革命并帮助研发治疗人类疾病的新方法。

      中科院神经所研究员孙强表示,通过这些克隆猴可以构建制作脑科学研究和人类疾病动物模型,启发脑疾病的机理研究、干预、诊治,从而加速阿尔茨海默病、自闭症等脑疾病以及免疫缺陷、肿瘤、代谢性疾病的新药研发进程。

      当然,这也是把克隆动物当做工具的做法。不过这种动物实验比起宠物克隆的争议却少很多,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人类克隆宠物的目的不只是将其用于研究,而是要建立某种情感联系,宠物被赋予了一些人的属性。

      到底这种做法是否有违科学伦理,争论恐怕还会一直持续。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你可以克隆动物的基因和外形,但你无法复制它的灵魂和记忆。